福智真如老師 全球廣論 II – 第87講

講次 0087  (2019/01/28 ~ 01/30)
科判 道前基礎
主題 〈皈敬頌〉論前皈敬
音檔起訖 2B 13:42 ~ 15:20
廣論段落 P1-L7 攝二大車善傳流……敬禮持彼燃燈智
手抄頁/行 第1冊 P57-L7 ~ P57-LL3 ( 2016 南普陀版:1冊 P57-L8 ~ P57-LL3 )
手抄段落 他的出身這麼地好……現在來敬禮他!


  他的出身這麼地好,後來出了家,出了家以後他從小乘、大乘、性宗、相宗,無所不精,無所不通,到最後是在印度算起來,印度佛教界的頂尖。他的這個傳記後面有簡單的介紹,我在這裡不說了。他這位大德呀,把上面所說的兩個傳承,兩個師承,一個代表「深見」,一個代表「廣行」的大乘的教法,這個教法、這個傳承善巧無誤的這個傳承,他又把它統攝起來。不但統攝到身上,而且圓滿沒有錯誤,把這個東西歸併起來,這個是佛陀的中心的教授。那麼這位尊者,現在來敬禮他![01′02″]

聽到這一段,想起來,當年第一次從師父的講說中聽到阿底峽尊者幾個字,心裡特別高興;有的廣論同學還合掌,笑咪咪地說:「這名字可真好聽!」那個時候我們找不到《阿底峽尊者傳》這本書,所以大家認真地把師父講的關於阿底峽尊者的描述,一遍又一遍地聽,很想聽到很多阿底峽尊者的故事,尤其是去金洲求菩提心教授的故事,而且想要聽所有的細節。可是那個時候沒有書,也沒有辦法找到,就只能忍著。[01′58″]

我去拉薩朝聖的時候,在一個寺院裡走到阿底峽尊者的像前,站在尊者的像前靜靜地凝視了很久。那尊阿底峽尊者像塑得栩栩如生,好像要跟你講話一樣。後來又去了聶塘寺,朝禮阿底峽尊者常常帶在身邊的度母像。從聶塘寺回來的路上,還寫了一首讚美阿底峽尊者的讚頌,當時很急,所以就寫在一張面紙上。一路在車上、在飛機場、在飛機上,心裡一直縈繞著阿底峽尊者,縈繞著那個旋律,縈繞著對他的感恩和思念。[02′59″]

再看這一小段,師父是用非常簡要的語言,為我們清晰深刻地描繪出阿底峽尊者不可思議的教證功德。師父用了「無所不精、無所不通」,來描寫阿底峽尊者學修的深度和廣度,真的令人渴仰!可是無所不精、無所不通,要花多大的精勤才能達到這樣的高度!親近善知識有的時候真的需要跋山涉水去到他的面前,要經歷不同文化背景、不同飲食習慣、不同氣候環境的適應。每一種適應都要花下時間和心力,將兩脈的傳承合於一身而聽聞、而修學,要花下何等的精勤才能夠達到呢![04′01″]

你們想不想聽一段阿底峽尊者求法的故事呢?我略講一下吧![04′09″]

阿底峽尊者出身王族,又絕頂聰明,出家前從勝敵婆羅門、明了杜鵑論師,還有一位是阿嚩都帝這樣的大上師,深入地學習了中觀、密法,應該還有因明吧,很多教授。出家前已經在教理上如此地博學了!這樣的博學多聞,在二十九歲出家後,他又用了十二年的時間親近善知識,跟隨法鎧大師學習《大毗婆沙論》。「毗婆沙」就是有部,《大毗婆沙論》廣泛而詳細地闡釋了有部宗的宗義,所以稱之為《大毗婆沙論》。透過對這部論的學習,總攝了四部毗奈耶的要義,還有對法七部的一些內涵。那個時候佛法在印度有十八個部派,而阿底峽尊者成為了通曉十八部派的頂嚴啊!眾中頂嚴! [05′30″]

可以想像一下,已經達到了在當時佛教裡邊非常非常高的這樣一個成就——十八部派的眾中頂嚴,為十八部派共同尊敬,可阿底峽尊者在想什麼呢?在聽聞了當時所有印度顯密的教法而且修持之後,阿底峽尊者到底想什麼呢?他心裡會為此滿足嗎?在傳記上寫說,他常常在想:什麼是迅速成佛的方便?哪一種道能最快成佛?他也多次地啟問本尊、啟問上師:什麼是迅速成佛的方便?哪一種道能最快成佛?阿底峽尊者的上師羅睺羅毱多,就跟尊者說要修菩提心;這個時候尊者也在金剛座得到了多次佛菩薩的指示,說要修菩提心。 [06′45″]

阿底峽尊者思考的這個問題非常大,是修行最核心的問題。在他的教證功德聞名整個印度的時候,可以想像阿底峽尊者常常——是靜夜獨思嗎?還是魂牽夢繞地都在想著這個問題?從阿底峽尊者思考這個問題,可以看到他是那麼想要快速成佛,在用他所有的生命探索快速成佛之道。他為什麼想要快成佛呢?快速成佛能做什麼?由此也可看出,他所有的聞思修都朝向這個目標。這樣皎潔無染的目標,他是在為他自己尋覓的嗎? [07′36″]

在傳記上寫說,阿底峽尊者為了讓菩提心沒有生起的人能夠生起、已經生起的人能夠增長、已經增長的人能夠達到究竟,所以他在探索這個問題。他在想:那麼到底有誰擁有圓滿的菩提心教授呢?然後就去觀察。當時被普遍稱揚的就是金洲大師,金洲大師是菩提心修法的教主,所以阿底峽尊者萌生了要去金洲那個地方,要到金洲大師的座前聽受菩提心修法全圓教授的想法。 [08′34″]

阿底峽尊者當時居住在印度,而金洲還遠在印度尼西亞的蘇門答臘,看一看今天的地圖,距離應該還是非常遠的。不知道他是怎樣勸說別人的?雖然他已經出家了,但他畢竟是王子出身啊,家族的人不擔心他嗎?弟子眾們不擔心他嗎?傳記裡沒有詳細地描寫。最終尊者還是決定要出發了,他選擇了水路,選擇了跟熟悉這條路的商人們一同出發,當然還帶著他的隨從和隨行人員——終於開始乘船了!乘船就是要在海上,從印度趣往蘇門答臘。 [09′32″]

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有乘船、暈船的經歷?我曾經坐船去普陀山朝禮觀世音菩薩,開始是坐一艘大船,還算平穩,航行了一天一夜。一夜之後,我們要到洛迦山去,所以就換成了另一條船。結果剛登船就起風了,浪非常地大,船身劇烈地搖晃,浪打在窗子上,根本看不到外面是怎樣的,只能看到水,一波又一波的水。船裡的人就都在驚呼,當時可能所有的人都很緊張吧!我在想:三、五分鐘會不會過去呢?結果晃得越來越嚴重。後來就開始聽到有人在嘔吐了,然後越來越多的人都在吐,過一會好像到處都是嘔吐的聲音。我在船裡邊拼命地唸觀世音菩薩,努力地克制不要吐、不要吐,拼命地祈求觀世音菩薩。不知這樣搖晃了多久的時間,感覺是全程都在搖。後來終於到了,我沒有吐。船停的時候,開始往那個船口走,下船的時候發現船艙的地面上還有嘔吐的那些東西,可能是太多人吐了。 [11′14″]

當時走出船的時候,應該是從船上走到地面上這樣一段距離。我走到地面上之後居然一步也不能再往前走了,因為覺得整個地還在搖,怎麼也走不了了。後來坐著也不行,就只能直接躺在洛迦山腳下。那個時候看著人們排著隊從我的面前經過,我根本起不來。我在想:剛才在船上大家吐得那麼厲害,一下船都這麼精神就走了;我在船上都沒有吐,下船為什麼我走不了呢?也不用想太多了,好好祈求觀世音菩薩。我就躺在地上,覺得天搖地動很久,然後才爬起來,就上洛迦山了。洛迦山有觀世音菩薩的腳印,很大、很深,聽說好像是從哪裡飛來的一個腳印。 [12′19″]

想一想喔!我僅僅在船上待了幾個小時喔,就成那樣子了!當時阿底峽尊者的船,在海上了航行了十三個月之久。十三個月是多久?一年多啊!都在海上。在海上的時候,傳記裡有寫,他化自在天的天魔不能忍受佛陀教法的興盛,就想要障礙尊者的菩提心,所以就故意朝反方向興風作浪,海風呼嘯、大浪滔天,船身可能是非常可怕地搖晃。那時候是帆船吧!強風吹著高高的船帆,如果是逆向風的話帆就得收起來,否則如果大風吹得天昏地暗,走到哪裡都不知道的。阿底峽尊者的船,真的在巨風大浪中走錯了方向,可以想見有多麼地驚險啊! [13′24″]

好不容易又找回了方向,結果在船的前面,居然出現了像山一樣大的一條大鯨魚,那隻大鯨魚就擋在船前面。現在我們大家都想要看到大鯨魚,但是如果你自己在海上航行了那麼久,又經歷了大風大浪,好不容易又找回了航向,哇!前面又出現一座山那麼大的魚,而且這座山隨時移動,隨時可能會衝過來!這不是一般地凶險,因為那大鯨魚可能比船還大,所以對船上所有人的生命都是一種威脅,而且有可能會讓船整個翻掉的。但是阿底峽尊者為了去求法,沒有選擇後退半步! [14′21″]

那個時候還有從空中突然打起的那種巨大霹靂!還有出現了很多很兇險的災害。這個時候阿底峽尊者在做什麼呢?他在殷重地修法,尤其是修紅色閻魔敵的三摩地,他一直在修,最終摧伏了這些障礙、摧伏了魔軍!勇悍、慈悲的阿底峽尊者,就這樣經過了十三個月之久,千辛萬苦地終於到達了金洲這個地方。[15′10″]

Share
  • 8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  8
    Shares

發表迴響

Up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