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/07/14 如俊法師導讀吾願無悔

吾願無悔  三十五佛懺講記

真如老師 著

如俊法師 導讀

福智僧團資深執事 / 台大經濟研究所畢業
多屆福智企業主管、卓越青年、大專青年成長營 主講法師


經文:「若我此生,若我前生,從無始生死以來,於一切輪迴受生處中造作罪業,或教他作,或見作隨喜。」這是總的。廣的就是:「或奪取塔廟信財、僧財、以及十方僧物,或教他作,或見作隨喜。」下面是:「或造五無間罪,或教他作,或見作隨喜。」就是教他作或見作隨喜五無間罪。最後一個是十不善:「或趣入十種不善業道而正受取,或教他趣,或見趣隨喜。」上面列舉的這些都是我們需要辨識的罪。

一、本書112頁,真如老師說:“經文:「若我此生,若我前生,從無始生死以來,於一切輪迴受生處中造作罪業,或教他作,或見作隨喜。」 為「若我此生」乃至「或見作隨喜」所說。其義者,我於此生正作之罪業,或間接教他作罪,於他作罪發生隨喜。或於此生雖未正作,而於無始生死以來,直至今生中間,由於惑業勢力數數輪迴,於如是一切輪迴生處,或自正作罪業,或間接教他作,或見他作隨喜,此諸罪業,總示為所懺之罪。 從「若我此生」一直到「見作隨喜」,這一小段經文的意思,就是我於此生正在作的這個罪業,還有間接教他作的罪,還有於別人作的罪我發生隨喜。其實隨喜別人造的罪是非常虧本的一件事情,但是有的時候是發生在心念中的。「或於此生雖未正作」,上面講的是此生,分三個:自己正在作的,或者間接教他作的,還有見他作自己高興的這個罪,這時間是此生的。 下面是此生雖然沒有正作,「而於無始生死以來」,直到今生的這個過程,由於惑業的勢力,我們沒有證得無自性,必須數數地、數數地生死輪迴。來生死輪迴一定會受生,就是在這個一切的輪迴受生處,我作過的惡業——正在作的,或者間接教他作的惡業,或者見到他人作惡業我心生隨喜的,「此諸罪業」,就是我要懺的。這是總說。”

二、本書114頁,真如老師說:“所以時間是這麼長的,注意哦!問大家一個問題:我們懺罪習慣上是懺剛造的罪,還是過去生的罪?剛造的、知道的。但是對過去生的罪,在一切輪迴受生處我所造作的這些惡業,很難用很強的懺悔力量去對治,好像生不起來那樣強烈的心。生不起來怎麼辦呀?拜懺、拜懺,拜著拜著你和《三十五佛懺》慢慢相應的時候,隨文作觀──你看到這個就想一想,比如我們曾經在過去生做什麼職業的、幹什麼的,現在看看那些還沒有斷惡修善的人就想想自己,過去生我就如他一樣,如果不是師父救我讓我來出家,我就是某某、某某那個樣子。所以隨著文作觀,是慢慢可以相應、慢慢可以生起來對過去所造惡業的懺悔,當然這個還要對如是因感如是果的道理數數地聞思。”

三、本書115頁,真如老師說:“經文:「或奪取塔廟信財、僧財,以及十方僧物,或教他作,或見作隨喜。」 為「或奪取」乃至「或見作隨喜」所顯示。其義者,此處所說塔廟者,即是佛法二寶。信財者,為供彼之物。未獲開許便受取之,即成奪取塔廟信財。 從「奪取塔廟信財」一直到「見作隨喜」,這一段所顯示的,解釋一下。「塔廟」就是指佛、法二寶,這是佛智大師的解釋。印度的澤達理論師解釋「塔者」,說「謂身像、佛語、舍利、佛堂」,然後「僧」,就是很多僧人。 下面還是佛智大師的解釋:「信財」就是「供彼」──供佛、法二寶的財物。什麼狀態下叫「奪取塔廟信財、僧財」呢?注意喔!這個「奪取」,按字面看起來漢文的意思像是去搶那個寺院裡的,或者說佛和法這樣的一個信財。但是它的判罪,我們學戒律的都知道,判罪不是用「搶」——搶的當然在範疇之內——是「未獲開許就受用」,就是沒有得到開許自己拿來用了,這個就成為「奪取」。「未獲開許便受取之,即成奪取塔廟信財。」”

四、本書116頁,真如老師說:“復於此上,僧伽信財者,即是真實僧寶聖者補特伽羅之物,於彼未獲開許便自受用,即成奪取僧寶信財。「僧伽信財者」,就是指「僧財」。 佛智大師是說:「真實僧寶聖者補特伽羅之物」,就是聖僧的東西;偷盜──沒有經過他允許你自己用了,這是佛智大師的解釋。龍樹菩薩的解釋,就是聲聞乘、非聖者的比丘四位,如果你拿他們共有的東西,就成了盜取僧財。這應該可能還有一個量,大家以後可以再仔細想一想。 但是我覺得,我們要去算:到底拿這四個比丘東西的價值是多少我才犯這個罪,我在這個線下面去拿一下。「在懸崖邊上,我到底是離這麼寬會掉下去,還是我把一隻腳踩到前面去試試看,怎麼樣能掉下去?」是不是二者差不多?你們認為差不多?作這種想法的人說:「你說,講法要講準,到底盜取這四個僧人的多少東西是成這個罪?」你問這個要做什麼?講法要講清楚,但實修的人就算是一個,你敢盜嗎?盜完就要這麼大的代價!所以我們來學習佛法,就是真的要對付自己內心裡容易犯這種的習氣。 他是說聲聞乘、四個非聖者的比丘,或者兩位菩薩僧的財物就成了。注意喔!是撬門去偷還是怎麼樣呢?都不是,沒獲開許。也有可能撬門去偷,這一定是算了,就是沒有獲得人家的答應你自己就用了。很嚇人哦!未獲開許而自受用,就成了盜取僧寶的信財。”

五、本書120頁,真如老師說:“其後,「十方僧物」者,謂安住於十方廣大僧伽聚中四人以上之僧物,於彼未獲開許便自受用,即是奪取十方僧物,又謂僧伽聚中所作奪取。 剛才講的是「僧財」,下面要再講一下「十方僧物」。「十方僧物」就是指「安住在十方廣大僧伽聚中四人以上之僧物」。這個各個寺院都有,所有的寺院裡邊四個人以上擁有的這個僧物,如果沒有獲開許,你自己受用了,那麼就成了「奪取十方僧物」。就是在「僧伽聚中所作奪取」,這樣的罪就成立了。 我等尤易犯此,所對境亦極為嚴峻,故於此處應當慎重。 佛智大師說:「我等尤易犯此」,非常容易犯到這個罪!「所對境亦極為嚴峻」,我們所對的這個境不是開玩笑的,「故於此處應當慎重」,說這個罪是很恐怖的,但是非常容易犯;我們所對的境也是非常容易犯的,所以應該在這個地方慎重。在《廣論》裡傑仁波切提到某部分的時候也常常說:我們於此應該「殷重尤極」,常常有這樣的強調。 我們現在每個僧團都超過四人以上了,比丘、比丘尼僧團都超越了。問大家一個問題:寺院裡邊種一棵樹,樹上結了果,到秋天的時候果實都成熟了。你走到它旁邊,嘴裡有點渴,就快到飯時了──注意,找很多藉口──或者說我還沒有過午不食,我是小孩,然後拿下就吃了,犯不犯?犯。所以寺院裡種的果樹,除非我們僧羯磨怎樣,但可能沒有一個僧團會羯磨:「誰都可以這樣隨手摘下來吃一個。」注意喔!包括像指甲這麼小粒的果實。掉在地上的可以吃嗎?只要你四處想吃,你就小心犯這一條。”

六、本書123頁,真如老師說:“如前所說三寶信財,若自奪取,或間接令他奪取,或見他奪取而生隨喜,一切罪業,悉皆是此所懺之罪。這條也是「若自奪取,或間接令他奪取,或見他奪取而生隨喜,一切罪業」,都是此處所應懺悔的罪。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們都想一想,把過去生到現在的罪在心裡想一想:「我就是要懺悔這個。」把這個罪要認識清楚。要懺什麼?就剛才我說的,奪取塔廟信財、僧財,十方僧物,自己作、教他作、見作隨喜。一般懺罪的時候,我們會不會忽略「見作隨喜」?絕對會忽略的!我們不會特別強調要懺見他作隨喜。但實際上,有的時候見他作隨喜得的果報是跟自己親自作差不多,所以我們對此千萬要慎重!”

Share
  • 8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  8
    Shares

發表迴響

Up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