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廣論」如何將憶念地獄苦轉為實修

與神同行地獄

以是因緣,思惡趣苦。

其中分三:① 思惟地獄所有眾苦; ② 傍生所有眾苦;③ 餓鬼所有眾苦。

① 思惟地獄所有眾苦分五: ① 大有情地獄 ② 近邊地獄 ③ 寒冷地獄 ④ 獨一地獄 ⑤ 如何將憶念地獄苦轉為實修

初中分四:① 大有情地獄; ② 近邊地獄;③ 寒冷地獄;④ 獨一地獄。

① 大有情地獄分二:① 大有情地獄之痛苦 ② 大有情地獄眾生壽量

① 大有情地獄之痛苦

今初。謂從此過三萬二千踰繕那下,有等活地獄。從此漸隔四千四千踰繕那下,而有餘七。如是八中,初等活者,謂彼有情,多共聚集,業增上故,種種苦具次第而起,互相殘害,悶絕(足乍)地,次虛空中,發如是聲,汝諸有情可還等活。次復欻起,如前殘害,由是當受無量眾苦。

從此金剛座向下經過三萬二千由旬,有等活地獄。從等活地獄漸次相隔四千四千由旬,依次有其餘七種大地獄。如是八種大地獄中,第一等活地獄受苦情況: 彼地獄中,眾多有情共聚一處,以業力增上之故(感受同行等流果,有情相見如仇,頓起嗔心,互相砍殺。),各種兵器次第顯現,有情互相殘害,被殺害而悶絕撲倒在地,此後空中發出聲音:“願汝等復活。”然後有情又忽然爬起,如前一般以兵器互相殘害,如是萬死萬生,感受無量痛苦。

<註釋>踰繕那:古云由旬。印度國俗乃三十里。聖教所載唯十六里。

二黑繩者,其中所生諸有情類,謂多當受如是眾苦,諸守獄卒,以黑繩拼,或為四方,或為八方,或為種種非一紋畫,如其所拼,如是以刀,或斫或割。

第二黑繩地獄受苦情況:生於黑繩地獄之有情,多數當感受如是眾苦,諸獄卒以黑繩在有情身上拼畫,或劃為四份,或劃為八份,或劃為種種不同圖紋,後按所畫圖紋以刀斧砍劈或切割。如是切開後,隨即粘合,反覆感受切割之苦。(此獄之業因,一為對三寶、父母、阿羅漢,生猛利瞋心,二為於諸有情勸受惡法,而兩舌及誑語業,亦可感此。)

三眾合者,謂彼有情,或時輾轉而共集會,爾時獄卒驅逐令入如二羺頭鐵山之間,從此無間兩山合迫,爾時從其一切門中,血流湧注,如是如諸羊馬象獅及如虎頭,合迫亦爾。又集會時,驅逐令入極大鐵槽,壓迫全身,如壓甘蔗。又集會時,有大鐵山從上而墮,於鐵地基若斫若剖,若搗若裂,如是等時,血流湧注。

第三眾合地獄受苦情況:此地獄有情,一時輾轉而共集一處,爾時獄卒驅趕,逼迫彼等進入狀如羊頭之兩鐵山中,兩山隨即合逼,無有間隙,爾時有情感受劇烈壓迫之苦,從其身體一切“門”(入口)中,血如泉湧,噴射而出。如是如羊頭、馬頭、象頭、獅頭、虎頭之兩山合逼苦狀,亦是如此。又集會一處時,獄卒將彼等趕入一極大鐵槽中,隨即壓迫全身,如壓砸甘蔗,唯見鮮血汨汨流注。又有情集會時,忽有巨大鐵山從上空直墮,有情皆被壓倒於鐵地基上,或被砍劈,或被剖開,或被搗碎,或被砸裂,如是受刑時,鮮血噴湧而出。(此獄之業因,屬於殺盜婬之重者。)

四號叫者,謂彼有情,尋求宅舍,即便趣入大鐵室中,始才入已,火便熾起,由是燃燒。

第四號叫地獄受苦情況:此地獄有情,急切尋求房屋,以此因緣趣入巨大鐵屋之中,才入鐵屋,火焰便猛烈騰起,眾生由此被烈火燃燒,痛苦逼切,發出號叫之聲。

五大號叫者,多與前同。其差別者,謂其鐵室層匝有二。

第五大號叫地獄之情況,與號叫地獄大致相同,不同於號叫地獄之差別,即鐵屋有上下兩層。

六燒熱者,謂彼有情為諸獄卒,置於眾多踰繕那量,極熱燒然,大鐵鏊中,輾轉燒煿,猶如炙魚。熾然鐵丳,從下貫入,徹頂而出,從口二眼,二鼻二耳,一切毛孔,猛焰熾生。又置熾然大鐵地上,或仰或覆,以極熾然炎熱鐵椎,或打或築。

第六燒熱地獄受苦情況:此地獄有情被諸獄卒置於量有眾多由旬、極為熾熱燒燃的大鐵鏊中,有情於鐵鏊中,身體被輾轉燒烤煎炒,猶如烤魚般。以熾燃之鐵叉由下直貫而入,穿徹頭頂而出,如是反覆燒烤,以此因緣,從有情的口、兩眼、兩鼻、兩耳以及一切毛孔中,皆生起猛烈火焰。又將有情置於熾燃廣大鐵地之上,或向上仰身,或向下覆臥,然後以熾燃、滾燙之鐵椎擊打或築搗。(此獄業因,為對三寶、父母、及多數有情作諸殘害。)

<註釋>“鏊”即烙餅之器具,平面圓形,中間微隆;“煿”煎炒或烤食物。

七極熱者,謂以三尖大熱鐵丳,從下貫入左右二鋒,徹左右髆,中從頂出,由是因緣,從口等門猛焰熾生。又以熾然炎熱鐵鍱,遍裹其身。又復倒擲,熾然湧沸彌滿灰水大鐵鑊中,其湯湧沸,上下漂轉,若時銷爛皮肉血脈,唯餘骨瑣,爾時漉出,置鐵地上,待其皮肉血脈生已,還擲鑊中,餘如燒熱。

第七極熱地獄受苦情況:獄卒以三尖頭火紅鐵丳由下直貫而入,鐵丳左右尖鋒分從二肩穿出,中間尖鋒從頭頂穿出,由此因緣,從口等門中噴出猛烈火焰。又以熾燃炎熱之鐵片周遍裹住身體,極為痛苦。又有如是受苦情形,即將有情身體倒轉放入熾燃沸騰、充滿灰水之大鐵鍋中,鍋內湯水沸騰,有情隨湯不斷上下漂浮旋轉。至有情皮肉血脈皆被銷爛、唯剩一副骨瑣,爾時從鍋裏撈出,置於鐵地上,待有情皮肉血脈復生之後,再次拋入鍋中。如是反覆進行。其餘受苦情形與燒熱地獄相似。(此獄業因,為殺阿羅漢、辟支佛、菩薩等。)

<註釋>“漉”即用網撈取。

八無間者,謂自東方多百非一踰繕那地,猛火熾然,即從其中騰焰而來,由此漸壞彼諸有情皮肉筋骨,直徹其髓,遍身一切猛焰熾然,燒如脂燭。所餘三方,悉皆如是。四方火來,於彼合雜,所受苦痛,無有間隙,唯因號哭叫苦聲音,知是有情。又於盛滿熾然鐵炭大鐵箕中,而為揃簸。又命登下熱鐵地,上諸大鐵山。又從口中拔出其舌,以百鐵釘,釘而張之,令無皺褶,如張牛皮。又置鐵地,令其仰臥,以大鐵鉗,鉗口令開,熾然鐵丸,置其口中。又以烊銅而灌其口,燒口及喉,徹諸腑臟,從下流出。所餘諸苦,如極燒熱。

第八無間地獄受苦情況:從東方方圓數百由旬的大鐵地上,一片烈火熊熊燃燒,從中火焰飛騰而來,如是漸漸燒壞有情皮肉筋骨,燒透骨髓,有情全身一切支分皆被烈火燒燃,燒如油脂。其餘南西北三方情況,亦復如是。如是四方烈火燒來,有情與火焰合雜,無有間隔,成為一體,不見有情形象,唯見團團烈火,且所受痛苦亦無剎那間斷,唯以號哭叫苦之聲,知是具有心識之有情。又置於盛滿熾燃鐵炭的大鐵簸箕中剪割顛搖。即獄卒令有情先下熱鐵地,又逼彼等登上大鐵山。如是反覆上下,無有剎那感受安樂之機會。又從有情口中拔出舌頭,以數百鐵釘,釘住而張開,使舌表面無有皺褶,如張牛皮一般。又將有情置於鐵地上,令其向上仰臥,以大鐵鉗撬開其口,再將熾燃鐵丸放入其口,感受劇烈燒灼之苦。又以烊銅灌入有情口腔,燒灼口及咽喉,穿徹所有腑臟,從下方流出。其餘痛苦情形如極燒熱地獄。(此獄之業因,一為非法謂法,法謂非法。二為對上師及佛、大菩薩等,生瞋恨心。三為不承認有前後身根本邪見。此獄時間無間,極為長遠。但此獄業因又極易墮。)

<註釋>“揃”即剪斷分割;“簸”即顛動。

此但略說粗顯苦具,復有種種諸多損害,如是所住,住處之量及諸苦等,是如《本地分》中所說錄出。

此僅以略說方式粗略顯示苦具,還有種種眾多苦具,如是所住、住處形量以及種種痛苦等,皆按《瑜伽師地論‧本地分》中所說而摘錄。

② 大有情地獄眾生壽量

此諸大苦,要經幾時而領受者,如《親友書》云:“如是諸苦極粗暴,雖受經百俱胝年,乃至不善未盡出,爾時與命終不離。”謂其乃至能受業力未盡以來,爾時定須受彼諸苦。

此等有情大地獄之劇苦,須領受多久?即如《親友書》所說:“這個地方的苦,不得了的苦,他的年代之長,不得了的長!長到什麼程度啊?你的業,不善的業沒有盡之前,對不起他一直在這個地方。”即乃至能感受地獄苦之業力未窮盡之間,爾時決定須要感受上述諸苦。

此復人間五十歲,是四天王眾天一日一夜,以此三十為一月,十二月為一歲,此五百歲是四天王眾天壽量。總此一切為一日夜,三十日夜為一月,此十二月為一歲,此五百歲,是為等活地獄壽量。

先計四天王天壽量:人間五十年,等於四天王天一晝夜,以此三十晝夜為一月,十二月為一歲,如是五百歲即四天王天壽量,相當於人間九百萬年。再計等活地獄壽量:以四天王天壽量為一晝夜,以三十晝夜為一月,以十二月為一歲,如是五百歲即等活地獄壽量,相當於人間一萬六千二百億年。

宣說後五種有情大地獄之壽量(黑繩~燒熱):

如是人間百歲、二百、四百、八百、千六百歲,如其次第是三十三,乃至他化自在諸天,一日一夜,其壽量者,謂各自天千歲、二千、四千、八千、萬六千歲。如此次第,是從黑繩,乃至燒熱一日一夜。以各自歲,從千乃至一萬六千。

如是人間一百歲、二百歲、四百歲、八百歲、一千六百歲,依次是三十三天乃至他化自在天一日一夜。後五種地獄之壽量如下:從三十三天乃至他化自在天,以各自天一千歲、兩千歲、四千歲、八千歲、一萬六千歲,依次為黑繩地獄乃至燒熱地獄一晝夜,以如是一晝夜為單位,諸地獄各自壽量分別為一千歲、兩千歲乃至一萬六千歲。

《俱舍論》云:“人中五十歲,是欲界諸天,下者一日夜,上者俱倍增。” 又云:“等活等六次,日夜與欲天,壽等故彼壽,數與欲天同,極熱半無間中劫。”《本地分》中亦同是義。

《俱舍論》云:“人中五十年,等於欲界天最下層四天王天一晝夜,往上,欲界諸天一晝夜時量加倍遞增。” 又云:“等活地獄等六種地獄之一晝夜,分別與六種欲天壽量相等,以如是一晝夜計算,各大地獄壽量之數與欲天壽數相等。第七極熱地獄壽量為半個中劫,第八無間地獄壽量是一中劫。”《本地分》中亦如是說明壽量。

① 思惟地獄所有眾苦分五: ① 大有情地獄 ② 近邊地獄 ③ 寒冷地獄 ④ 獨一地獄 ⑤ 如何將憶念地獄苦轉為實修

② 近邊地獄分二: ① 總說十六近邊地獄 ② 分說近邊地獄受苦情況

① 總說十六近邊地獄

近邊者,謂彼八種大那落迦,一一各有四牆四門,其外皆有鐵城圍繞,其城亦復各有四門,一一門外,有餘四四有情地獄,謂煨坑,屍糞臭泥或穢糞泥,惡臭如屍,利刀道等,無極大河。

近邊地獄,即八種有情大地獄,一一各有四牆四門,四牆之外皆有鐵城圍繞,鐵城各有四扇門,每扇門外皆有四種有情地獄,即煻煨坑、屍糞泥(或名穢糞泥,以其內如死屍般惡臭而得名)、利刀道等,以及無極大河。因此,每種有情大地獄之近邊皆有十六地獄。

② 分說近邊地獄受苦情況分四:① 煻煨坑 ② 屍糞泥 ③ 利刀道等 ④ 無極大河

① 煻煨坑

其中初者,謂有煻煨,沒齊膝許,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遊行至此,下足之時,皮肉及血,並皆銷爛,舉足之時,皮等還生。

第一煻煨坑,內具滾燙熱灰,深至陷沒膝蓋之程度。彼等大地獄有情,為尋求舍宅,行至此處,下足時,皮膚、肌肉、血脈皆被熱灰燒爛,舉足時,皮膚等又恢復如初。如是反覆受苦。

② 屍糞泥

第二者,謂即與此無間相鄰,有穢糞坑,臭如死屍。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遊行至此,顛陷其中,首足俱沒。其糞泥內,多有諸蟲,名曰利嘴,穿皮入肉,斷筋破骨,取髓而食。

第二屍糞泥,即與煻煨坑無間相鄰,有充滿穢糞之大坑,內如死屍般惡臭難聞。彼等有情在煻煨坑中苦盡得脫,急求舍宅,以是因緣,遊行至此處,爾時全身陷入屍糞泥中,頭足皆被屍糞泥淹沒,不見身軀。在屍糞泥中,有眾多名為利嘴之蟲,以利嘴層層穿破有情皮膚肌肉,咬斷筋,啃破骨,最後吸取骨髓食用。

③ 利刀道等分三:① 利刀道 ② 劍葉林 ③ 鐵刺林

① 利刀道

第三者,謂與此泥無間相鄰,有多利刀仰刃為路。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遊行至此,下足之時,皮肉筋血,悉皆刺截,舉足之時,復生如故。

第三利刀道,與屍糞泥無間相鄰,有眾多利刀刃口向上成為道路。彼等有情為尋舍宅,又遊行至此,下足時皮肉筋血皆被利刀刺入截斷,左足下地,左足被刺穿,右足下地,右足被刺穿。抬腳時,雙腳又恢復如初。如是反覆感受雙腳刺截之苦。

② 劍葉林

與此無間,有劍葉林,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遊行至此,遂趣其蔭,纔坐其下,眾多葉劍,從樹而落,斫截其身,一切支節。是諸有情,便即躃地,來諸釐狗,摣制脊铝,而噉食之。

與利刀道無間相鄰者,即劍葉林。彼等有情為尋舍宅,一路遊行至此,見有一片悅意樹林,便迫不急待疾趣樹蔭。才坐樹蔭下,一陣風吹,眾多劍葉從樹上紛紛刮落,砍刺截斷有情身體一切支節,有情周身皆為劍葉所傷,痛苦倒地,爾時跑來眾多紫紅色獒犬,爭相啃扯彼等脊背,啖食彼等。

③ 鐵刺林

從此無間,有鐵設拉末梨林,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遊行至此,遂登其上,當登之時,諸刺向下,欲下之時,復迴向上。由是貫刺一切支節。次有大鳥名曰鐵嘴,上彼頭頂,或上其膊,探啄眼睛而噉食之。

與劍葉林無間相鄰者,即鐵刺林(鐵設拉末梨林)。彼諸有情為覓捨宅,遊行至此,見有樹林,急切攀上樹木。當向上攀登時,樹上一切刺鋒悉皆向下;欲向下時,一切刺鋒又回轉向上,手攀手斷,足踩足斷,由此刺穿身體一切支節。復有大鳥名鐵嘴,紛至有情頭頂或肩臂上,兇狠啄食彼等雙目,有情痛苦悲號。

是等同是刀劍苦害,故合為一。

以上利刀道、劍葉林、鐵刺林等顯現之苦,同為刀劍苦害,故合為一種地獄。

④ 無極大河

第四者,設拉末梨,無間相鄰,有廣大河,名曰無極,沸熱灰水,彌滿其中。

第四者,即與鐵刺林無間相鄰,有一廣大無邊之大河,名為無極大河。河中充滿沸騰滾燙之灰水。(有三種苦)

彼諸有情,為求舍宅,墮中煎煮,上下漂沒,如以豆等置大鑊中,以水彌滿,猛火煎煮。

彼等有情,從鐵刺林中脫離後,為覓舍宅,見無極大河後,便紛紛跳入,彼等被灰水煎煮,不斷上下漂沉,猶如將豆等置於大鍋中,鍋中以水充滿,用烈火煎煮,有情在無極大河中,亦如是隨熱水不斷旋轉。

其河兩岸,有諸獄卒,手執杖索,及以大網行列而住,遮不令出。或以索羂,或以網漉,仰置熾然大鐵地上。

無極大河兩岸,有眾多獄卒,手拿棍杖、鐵索與大網等,排列於兩旁,遮擋有情逃脫。獄卒或以鐵索將有情羅繫,或以大網將有情撈出,將彼等仰面置於熾燃大鐵地上。

問何所欲,彼若答曰:我等今者竟無覺知,然甚饑渴。便以極熱燒然鐵丸置其口中,及以烊銅而灌其口。

獄卒問彼等:“汝今有何欲求?”若答:“我今無知覺,然甚是饑餓。”獄卒便以鐵鉗撬開其口,放入極為熾熱燒燃之鐵丸。若答:“我為乾渴苦惱所逼。”獄卒便以鐵鉗撬開其口,灌以滾燙之烊銅水,如是烊銅水從咽喉至腹部,通徹而過,所經之處無不焦爛。

此等皆如《本地分》說,其中復說近邊、獨一,二中壽量,無有決定,然其能感如是苦業,乃至未盡,爾時即當於如是處,恒受諸苦。

以上近邊地獄之內容皆按《瑜伽師地論‧本地分》宣說,《本地分》又說近邊、獨一地獄,有情壽量無有定準。然可確定,乃至能感召此苦之罪業未窮盡前,爾時須要於如是地獄處,恒時感受彼諸痛苦。

③ 寒冷地獄分三:① 八寒地獄所處方位 ② 分說八寒地獄受苦情況 ③ 八寒地獄之壽量

① 八寒地獄所處方位

八寒地獄者,謂從八大有情地獄,橫去一萬踰繕那外,是有彼處。即從此下三萬二千踰繕那處,有寒皰獄。次下各隔二千二千踰繕那處,有餘七焉。

八種有情大地獄橫向距離一萬由旬處,從此向下三萬二千由旬處,有寒皰地獄。寒皰地獄之下,每隔二千二千由旬,有一所地獄,如是有其餘七所寒冷地獄。

② 分說八寒地獄受苦情況

其中皰者,謂遭廣大寒觸所觸,一切身分悉皆捲縮,猶如瘡皰。

第一、寒皰地獄受苦情況:此地獄有情遭受深廣之寒觸所觸,身體一切支分悉皆捲縮,猶如瘡皰一般。

皰裂之中,所有差別,謂瘡卷皺,如泡潰爛。

第二、皰裂地獄中有別於寒皰地獄的受苦情況:即瘡皰卷皺,如皰破裂潰爛。

哳詀,郝郝凡,虎虎凡者,是以叫苦聲音差別,而立其名。

第三、 哳詀地獄、第四、郝郝凡地獄,與第五、虎虎凡地獄,是以有情為寒苦逼迫所發叫苦聲音而立名。

裂如青蓮者,謂遭廣大寒觸所觸,其色青瘀,裂五或六。

第六、裂如青蓮地獄受苦情況:由於遭受嚴重廣大之寒觸所觸,有情身體一切支分悉成青瘀色,周身皮膚裂為五分或六分,狀如青蓮花。

裂如紅蓮所有差別,謂過青已,變為紅赤,皮膚分裂,或十或多。

第七、裂如紅蓮地獄有別於裂如青蓮地獄的受苦情況:即有情皮膚遭受寒觸,已越青瘀階段,進而變成紅赤,皮膚則裂成十瓣或更多,狀如紅蓮花。

裂如大紅蓮所有差別,謂其皮膚變極紅赤,分裂百數,或更繁多。

第八、裂如大紅蓮地獄有別於裂如紅蓮地獄的受苦情況:即有情皮膚變得極為紅赤,裂成百瓣乃至更多,狀如大紅蓮花。

如是次第、處所量齊,及諸苦等,皆是依於《本地分》說。

如是八寒地獄之次第、處所之量、諸痛苦等,悉按《瑜伽師地論‧本地分》宣說。

《本生論》云:“斷無見者於後世,當住寒風黑暗中,由此能銷諸骨節,誰欲自利而趣彼?”此說住於黑暗之中。

《本生論》云:“執無前後世之斷見者,後世將墮入寒地獄。爾時有情當住凜冽寒風與沉沉黑暗之中,以寒風能銷爛有情骨節,凡欲自利之人,誰願趣入此等處所?”此論宣說八寒地獄眾生住於黑暗之中。

《弟子書》中亦云:“無比嚴寒侵骨力,遍身慄戰而縮屈,百皰起裂生諸蟲,嚼抓脂髓水淋滴,寒迫齒戰毛髮豎,眼耳喉等悉寒逼,身心中間極蒙蔽,住寒地獄苦最極。”

《弟子書》中亦云:“無法比擬之嚴寒直侵骨髓,有情周身戰慄,冷得縮成一團。百皰生起破裂後,傷口處又生眾多蟲子,皆以利嘴嚼抓有情,有情周身脂髓淋漓。為寒苦逼迫,牙齒打戰,周身毛髮豎立。眼、耳、咽喉等部位皆被寒苦逼迫,身心中間因為寒冷而極度蒙蔽,神智不清,故安住寒地獄之苦最為難忍。”

③ 八寒地獄之壽量

受如是苦經幾時者,謂乃至未盡如是惡業。

在寒地獄中感受此類痛苦,須經多少時間,即乃至未窮盡如是惡業之間,須不斷受苦。

此又如《本地分》云:“生寒地獄有情壽量,當知望於諸大有情地獄有情,次第相望各近其半。”

又如《本地分》所說:“應當了知,八寒地獄有情壽量,相比於大有情地獄有情壽量,依次各為大地獄有情壽量一半。”

《俱舍釋》中引經說云:“諸苾芻,譬如此間摩羯陀國,納八十斛胡麻大篅,以諸胡麻高盛充滿。次若有人經越百歲,取一胡麻,諸苾芻,由是漸次容八十斛胡麻大篅速當永盡,然我不說生寒皰中諸有情壽,而能永盡。諸苾芻,如二十皰,如是乃為一皰裂量,廣說乃至,又諸苾芻,如其二十裂如紅蓮,如是裂如大紅蓮量,其一亦爾。”謂乃至爾許壽量受苦。

《俱舍論自釋》中引用經典說:“諸比丘,譬如此摩羯陀國,有一能容納八十斛胡麻之大篅(貯藏穀物之圓囤),篅中裝滿胡麻,後有人過百年取一粒胡麻。諸比丘,如是漸次而取,裝滿八十斛胡麻之大篅亦當速疾取完,然我不說生於寒皰地獄中諸有情壽量能夠永盡。諸比丘,如是寒皰地獄有情壽量二十倍,即皰裂地獄有情壽量,如是後後地獄壽量皆為前前地獄二十倍,廣說乃至裂如紅蓮地獄有情壽量二十倍,即裂如大紅蓮地獄有情壽量。”即須於如是壽量中長時感受劇苦。

④ 獨一地獄

獨一地獄者,謂於寒熱地獄近邊。《本地分》說:“人間亦有”。《事阿笈摩》亦說:“住於近大海岸,猶如僧護因緣中說。”

獨一地獄位於寒熱地獄近旁,《本地分》說:“人間亦有獨一地獄”。《事阿笈摩》亦云:“獨一地獄有情住於大海岸邊,如同《僧護因緣經》中所說。”

《俱舍釋》亦云:“如是十六有情地獄,是由一切有情共業增上而成。獨一地獄,或由眾多,或二或一,別業而成。此等形相差別非一,處所無定,若河若山,若曠野處,若所餘處,若於地下,悉皆有故。”

《俱舍論自釋》亦說:“如是十六種有情地獄(八寒八熱地獄),皆因一切有情共業增上而形成。獨一地獄由多個、二個或一個有情之別業所成。此等有情形相差別不一,其處所亦無固定,有在河中,有在山間,有在曠野,有在餘處,有在地下,以諸處皆有,故言處所不定。”

⑤ 如何將憶念地獄苦轉為實修

如是能感於彼等中受生之因,如下當說,極近易為。於日日中亦集多種,先已集者現有無量,是故不應安穩而住,應思此等深生畏怖,與彼中間唯除隔絕,悠悠之息而無餘故。

能感召在彼等地獄中受生之業因,如下業果中當說,此類業因離我等極近,容易造集,每日皆會集積多種,且以往已集之業因現已有無量,故在業果未成熟前,我等不應安穩而住,應思惟此等而深深發起怖畏心,因為我等與地獄僅隔一息之遠而無其他。

如是亦如《入行論》云:“已作地獄業,何故安穩住?”《親友書》亦云:“諸作惡者唯出息,未斷之時而間隔,聞諸地獄無量苦,如金剛性無所畏。見畫地獄及聽聞,憶念讀誦造形相,尚能引發諸恐怖,況諸正受猛異熟?”

如《入行論》所說:“已造作轉生地獄之業,為何仍若無其事安穩而住?”《親友書》亦說:“造惡者僅在一息未斷之時與地獄間隔(一息若斷,則已成地獄眾生),聽聞地獄無量痛苦,汝心豈能如自性堅固之金剛般,無所畏懼。見地獄圖畫,聞地獄之描述,憶念地獄痛苦,讀誦地獄書籍,造作地獄形相,以此尚能引發恐怖,何況身心正感受猛烈的地獄異熟果?”

生死苦中,諸惡趣苦,極難忍受,其中復以地獄諸苦極難堪忍,於一日中,以三百矛,無間猛刺,所有痛苦,於地獄中,微苦少分,亦莫能比。諸地獄中,又以無間苦為至極。

在諸生死痛苦中,惡趣痛苦極為難忍;三惡趣中,又以地獄痛苦最極難忍。譬如在一日中,以三百根利矛,連續不斷地猛刺,如是所有痛苦,亦不及地獄微苦之少分;十八地獄中,又以無間地獄痛苦最為慘烈。

《親友書》云:“如於一切安樂中,永盡諸愛為樂主,如是一切眾苦中,無間獄苦極粗猛。此間日以三百矛,極猛貫刺所生苦,此於地獄輕微苦,非喻非能及少分。”

《親友書》云:“譬如一切安樂中,以自心永斷貪愛為最究竟之安樂;如是一切痛苦中,以無間地獄之苦最為粗猛。人間每日以三百尖銳長矛,極猛刺透身體所生之苦,比地獄微苦,無法喻其少分。”

能感如是眾苦之因,唯是自內三門惡行,如是知已,應盡士夫力用策勵,輕微惡行莫令染著。即前書云:“此諸不善果種子,即身語意諸惡行,汝應盡力而策勵,縱其塵許莫令侵。”

能夠感召如是眾苦之因,唯是自己內在身口意之惡行,如是了知後,應當盡力策勵自己,即便輕微惡行亦勿令其染著相續,即如《親友書》所說:“此等地獄惡果種子,唯是有情身語意之惡行,故汝應盡力策勵自己,即使極微塵許之惡業,亦莫令其侵入相續。”

摘自:
高16增06班《企廣六班》
2013/11/06 – 12秋05廣論研討(42)
2013/11/13 – 12秋05廣論研討(43)
2013/12/18 – 12秋05廣論研討(44)

延伸:

Share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
發表迴響

Up ↑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